首页  >>  艺术家  >>  书法家

周俊杰(/17)

2014-11-06 15:00:40 1392人参与 0条评论

周俊杰书法作品

周俊杰

作者:孙荪  稿件来源:思潮艺术网  日期:2014-11-06

本文的标题是我写周俊杰时,倏然跳出来的。它为何成了我对周俊杰感受的表达?是酒吗?最鲜明的强烈印象或言意象,就是酒了。

这大概源于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个人的形象化解读。所谓盛唐气象,我心中的代表性形象符号就是杜甫的一首诗《饮中八仙歌》。诗中人物一个个醉得一塌糊涂,又醉态各异,却全无醉生梦死的消沉气息,洋溢着自由潇洒的豪情意气。诗人李白、书法家张旭尤其可爱,他们特立独行、自由超拔之风神几可凌跨百代。杜甫歌唱的是饮中八仙,实际上为中华文化之青壮年之刚健潇洒的盛唐气象传神写真,同时也洞开了独立洒脱的人格精神与艺术创造之间的伟大奥秘。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大能够理解李白时代的此类现象,有一些无形的禁忌已经成为无意识的品评尺度,比如要是说谁是酒徒、酒鬼,甚或酒仙,往往含有几分批判和否定在里边,充其量也不算褒扬。我却欣赏唐人的眼光和立场,特别是在观察艺术家朋友时是这样。

应当说我是在这种意义上,写周俊杰时想到了这个标题。

馥郁酒香醉书法

这一联想与实际生活的情景有关,周俊杰之好朋友好酒好好酒好量,在相当大的圈子里是有相当高知名度的。周公曾言:“敝人虽不嗜酒如命,却也稍喜杯中之物。”事实诚如君言。周公乃一性情中人耳!

对于读者来说,当然很少见到周公酒场风采。周公好酒的信息还是来自于他的书法作品。

周公书法作品的内容极其丰富,这种丰富既是其渊博学问和深刻人生体验的自然流露,也是他刻意选择惨淡经营的结果。他作为文人的淑世情怀或言人文关怀的重要表现,就是把自己在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中的宝贵心得,通过其书法作品不厌其烦地奉献给读者和朋友。作为书法家应当“写什么”,这方面的经验和做法是周俊杰独具特点的一个方面。

我想指出的是,周俊杰作品中有关酒的内容、数量很多,酒与人生、酒与艺术的直抒胸臆之作很多。即以2001年荣宝斋出版的《周俊杰书法艺术》和刚刚出版的《周俊杰书法作品集》为例,其中以酒为主题的佳作不胜枚举。

有几联最能道出周公心底意趣、胸中襟怀,几乎成为他的座右铭。一曰“书魔附体,酒意招魂”,二曰“凭君满酌酒,听我醉中吟”,三曰“诗酒皆仙吟魂醉魄归何处,江山如画月色涛声共一楼”,其他如“风骚有百代,诗酒趁年华”、“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十分春色浓如酒,万里云程妙若仙”等,都为周公所喜爱。常叫人想谪仙风,这是周公的一个情结,豪放派的诗词文章成为周公笔墨的“神雕侠侣”,李白的《将进酒》、《月下独酌》等诗词为周公所“极喜之”。

周公何以如此选择书写内容?他曾在“书魔附体,酒意招魂”一联旁写有一段独白:“余平生爱书嗜酒,皆成癖也。中年以后以书法为业,沉醉于斯,终日生活在黑与白之间,如魔附体,大有赵壹所描写汉代书家之痴迷状也。常于挥运之间,伴以美酒,瞬间即进入创作最佳时机,故自撰此联,并书以寄情也。”

正是真实的人生境遇和理想的人生境界,使周公一遇到古今此类独具慧眼慧心的诗词、联语、名句,就视同己出,抓住不放,以借人家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或者独出机杼,自铸新词,致使林林总总,蔚为大观。

周公与酒的关系是在生命里。多年以前,作家李佩甫对我说,周俊杰的书法是有酒意的。我说与君所见略同。这里所谓酒意就不是字面上是否写酒了,而是字里行间洋溢着郁郁勃勃的生命气息。

古人有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我们说酒之意亦不在酒,在乎生命状态也。周俊杰既不是“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怀才不遇、愤世嫉俗者,也不是具有病态人格的嗜酒成性的瘾君子,而是书法家中之豪放派。其人格精神中的豪情豪气,化为艺术家的浪漫气质,进而创造出具有豪放风格的艺术生命。

说句有点玩笑意味的话,周公在酒场上的卓越表现,与周公在书法艺术领域的卓越表现是一致的。前者是后者具有绝妙象征意义的日常版本。二者一以贯之的是其雄强刚健的生命状态。周俊杰之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新一轮书法复兴中具有卓越表现,其根本原因应从这里寻找。

鹤立书坛根基深

墨海弄潮,这是新时期书坛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流行词,它生动地描述了书坛的状态。赛事接踵,奖项联翩,思潮翻涌,流派林立,队伍急遽扩大,名家层出不穷。周俊杰带着强烈的生命冲动和艺术创作的冲动,在上个世纪80年代崛起于中原书坛,作为勇敢的弄潮儿,继而带着极强的冲击力闯入异常活跃喧闹的中国书坛。就冲击力来说,中国书坛上,只怕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上他。

周俊杰的冲击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书法理论,一是书法创作。这位中原书法大赛一等奖得主在20世纪80年代不是偶然地一炮打响,而是在此前做了相当充分的理论准备和实践积累。就比较而言,对中国新一轮书法复兴他是具有先知先觉意识的人。这既来自他对书法艺术创作的深刻体验,更来自他对书法本体的考察和理论探索。

性格热情奔放的周俊杰还是一个冷静睿智的思考者。在书法热闹的局面中,他拉开距离,站在更高远的历史时空来看当代,思考当代书界特别是个人对时代和历史应当和可能做出的贡献。他很早提出“走向经典”的观点,即必须创造一种超越历史和时代的、成熟的被世人所认可的语汇和经典式样。这个雄心勃勃的人用这样平淡的两句话设计自己:理论上有一两个论点被人记住,创作上有一两种风格被历史认可。内行者知道,这是一个低调而至高的艺术目标。

周俊杰是一个能够想到说到、说到做到的人。

在书法创作上,他是深入传统,甚至可以说是古典主义;同时又跳出传统,力求创新。

周俊杰总结自己的路径是“上通篆分诸碑知其源,下观汉瓦晋砖备其法”。博涉多体,转益多师,在真、草、隶、篆诸体皆备、诸体兼善的深厚功力基础上,熔铸于隶书和大草创作,形成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独家体”。

雄强大气铸真魂

书界对周俊杰的作品在书法艺术和技术上有许多极其精到精妙的评论,我只能说说自己的整体感觉。

周俊杰书法的雄强大气,为书界共识,这是一种文化的雄强大气。周公隶书厚重沉着之风神,龙骧虎步之气象;大草雄浑奇逸之姿态,涛动云飞之气势,约略让人想起作者在酒场上那一点贵族气、英雄气和绿林气来;进而更想到那千古名句所描述的君子精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在周俊杰的隶书和大草乃至狂草作品中,我特别感到那种由成熟而生之从容自信的大气,狂而不暴,草而不率。笔墨的雄强没有文化精神的澡雪,是会成为暴力式的恐怖形象的。

周俊杰在书学理论上的作为,更是一道特别的风景。

像周俊杰这样集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于一身,发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者,在中国书坛是不多的。从1989年提出“新古典主义”主张以来的近20年间,他以三千年中国书法的资源为对象,写出皇皇巨著《书学要义》和其他著作,在书法发展战略走向、书法的本体理论、书法史观,乃至书学理论体系建设等方面,不间断地引爆书法理论和创作的新话题。

周俊杰所有理论话题有一个内核,叫做生命意识。周俊杰以此建立了自己的书学理论基点,也因此使其理论具有现代品格,使书学理论从古典主义经由新古典主义而走向现代。

周俊杰把书法艺术的本质界定为个体生命的表现形式。整个书法活动是寻找精神家园的诗意旅程。书法创作,是以笔墨线条这种最简单的因素创造的最抽象的艺术,却是创造生命的奇观;书法接受,则是生命对生命的挑战、欣赏和碰撞;而一部中国书法史,则是一个有机的生命流程。有其童年、青年、壮年、老年乃至凤凰涅式的生生不息的过程。自然,书法作为艺术创造,其根本在于张扬书法家的主体意识,高扬主体精神。

在这种生命意识指引下,周俊杰十分重视传统的价值,那是因为传统不是僵死的,而是有生命的。所谓书法新古典主义主张之“古典”,主要是对“童年期书法”,亦即三代秦汉时期书法精神的追寻。不是重新回到童年,而是对童年生命状态、生命精神的重新发现和连接。

周俊杰喜欢书写“铸真魂”三字。他在传统的“象形”及“意象”说的基础上提出了“魂象”概念,他告诫说“从艺者心中无魂,仅取表象,则无从进入更高一层‘道’也”,并且宣布这是自己的艺术观。这就进一步提出吸取传统的精华,是一个寻找与自己灵魂相契合的对象,灵魂之间相碰撞、相交流、相糅合的过程。这显然也是他自己经验的总结。

一个创造当代新的艺术形式的思路形成了:在现代意识关照下,与“童年”对接,以具有原始意味的艺术璞玉为资源,提炼率真自然的童稚之美和清新阳刚的生命力度,以焕发新的生命。这是融汇古今,以复古为开新的睿智主张。

周俊杰吸取西方现代艺术哲学中的生命意识、酒神精神于书法创作,打开了新的思维空间,为传统的书法理论提供了新的语汇。书法创作不仅不是冷漠地抄写,甚至也不仅是审美活动,而是精神的外化、生命激情的运动、灵魂风雨的展现。周俊杰的大草、狂草创作就是把书法创作当作生命体验,同时也把生命体验融进书法创作的典型,也是其创作成功的原因所在。

像周俊杰这样在书法创作和书学理论以及二者相当完美的结合上,为这次书法复兴作出如此卓越的贡献,在相当长的时段上,确实很少见到。尤其考虑到周先生不同寻常的体力、精力和艺术追求精神,其艺术创造正处于第二青春期,说他正在走向经典成为这个时代的书法大师候选人,也许不算过分。

好酒喝到微醺时


说到这里,我要回到本文的标题“好酒喝到微醺时”。整体来说,当然是在比喻或者象征的意义上使用这句话。酒和文学艺术、酒和文人的不解之缘,在于他们之间确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对展现天性的自由天地的寻找,对激情状态的寻找,其大要在精神而非物质。周俊杰上面说到的书法创作“亢奋的那一刻”,即“微醺时”也,即“长期积累偶然得之”之一刻也,即登山“将至顶峰”之一刻也,即“心中境界”已出、专等“腕下功夫”之艺术创造最佳时机也。

为了拥有艺术创作这样的时机和状态,是需要培养的。周俊杰有一联曰“养浩然之气,极金石壮观”,这是周先生书法生命理论的更精炼表达。所有的努力,读书、历练、磨难、欢乐、思考,天时、地利、人和,都凝聚为艺术家的浩然之气,以打通天道、人道、艺道,才可能有真正的艺术创造。周俊杰先生的成功是证明,更是对大家的启示。

周俊杰,笔名鲁岩,斋号挥云斋。1941年出生于河南开封。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河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郑州大学名誉教授等。曾多次担任全国届展、中青展评委,历届全国书学讨论会评委和书法“兰亭奖”(理论)评委会副主任、“兰亭奖”(艺术创作)评委。
往期回顾
思潮艺术
关于思潮
收藏通道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手机阅读
Android安卓客户端
iPone苹果客户端
商务合作
广告合作
寻求报道
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思潮艺术网 版权所有 © 2010-2014   豫ICP备140157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