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家  >>  画家

尹朝阳:山水之外(/16)

2014-11-11 10:29:11 2048人参与 0条评论

艺术家尹朝阳

尹朝阳:山水之外

作者:曹丝玉  稿件来源:思潮艺术网  日期:2014-11-11

尹朝阳画山水已近五年,在这五年中,之于山、之于绘画的感受和体验都在发生着缓慢的变化,对他来说,坚持有难度的绘画是贯穿始终的,而看画时的那一眼是否可以照应出一个世界,则是尹朝阳始终努力的方向。
 
思潮艺术=思潮  尹朝阳=尹
 
一直没有放弃在绘画上的突破
 
思潮:画山水是一个转变,契机是什么?
尹:喜欢。
 
思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呢?
尹:从小就喜欢。
 
思潮:但之前并没有去画山水。
尹:我们处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中,看山水画,也看真实的山水。2009年,年龄的转变,加上去了很多地方(看风景),最后就开始了。

思潮:画了五年了,你觉得你跟山或跟自然的关系是什么?
尹:其实我刚才用的一个词就很准确,就是喜欢。只要身临其境去到那个环境里面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就像小时候面对一个好吃的东西,不忍心一口把它吃完,你会有一种很珍惜的态度面对它,一点一点地去体会。
 
思潮:有一些特定的元素是你特别喜欢的吗?
尹:树木、山、水,所有的东西,岩石、植物还有人文景观,这些东西我是最感兴趣的。去嵩山偶然发现一个地方,我就会每年都去,还都有收获。
 
思潮:你会根据不同的山体或者你想要画的部分,在语言表达上选择不同的方法吗?
尹:会,其实也在尝试不同的办法,今年已经第5年了,从2009年底到现在对这个层面的理解有了很大的变化。
 
思潮:能具体说说吗?
尹:希望它越来越单纯,我一直没有放弃画面上的突破,而且两方面会互相印证。一段时间会去看古代的书画,一段时间会去看当代艺术,另一部分直接去山里,这三方面一起印证了我在理解上的改变。

认识细节,并有所控制
 
思潮:这件作品从开始到成型的过程是怎样的?(尹朝阳的工作室里悬挂的一张未完成的作品)
尹:九死一生,这张画画了三、四年了,我的有些作品反复得特别厉害,这张已经盖了无数遍了,最近我打算把它完成,会用些不同招数。
 
思潮:比如呢?
尹:一个是很厚,这个不是用油彩的,有点像壁画,就是用做画布的底料来画。
 
思潮:与油画的区别在哪里?
尹:没有光泽,油画颜料有光泽,它把之前画的东西都盖掉了,反而出现了一种我比较喜欢的东西。

思潮:是什么?
尹:画面上的一种变化,这种变化我以前不会有意识地去做。

思潮:以前的画面更闪烁,更多地集中在颜色之间非常细微的关系上。
尹:对。

思潮:这幅呢?
尹:这个有点反其道而行之,它更浑然一体,更古旧,有点像就是岩石的表面。

思潮:颜料很厚,看着粗,但细节很讲究。
尹:画面里的东西我从来没有担心过,画了这么多年,细节随手都可以带出来,问题时如何去驾驭这些细节,就需要你对这些细节有所认识。

思潮:细节所对应的真实之物,以及作为绘画的细节。
尹:画同一处景,两张不同的画,就是在处理这样的问题。所以你对它变化的把握,还是在不断的赋予它一种新的东西。它对应的象是生命里的不同时刻。

追求有难度的绘画
 
思潮:山体和元素(树、房子、路)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尹:其实我画的特别的传统,我希望把所有的元素都组合在一个我想象的空间里面,这个空间和绘画的发展是对应的。因为人们不断地会对对这个东西(绘画)产生一种修改的企图,你要有一些新的东西,我刚开始画山水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但是现在我希望往回走一走,然后再从这个里面走出来。
 
思潮:如何理解“画得传统”?
尹:我理解的传统里面的东西有气质、有结构,因为我始终保留了画面里的空间,没有完全地平面化。还有一个就是技法,这是我一直不断要求自己的事情。

思潮:在不断变化的过程里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尹:画面上的变化背后是方法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我不希望是一下子推导出来的,而是在不断修正的过程里出现的,画面里永远需要解决的是单纯的问题。
 
思潮:需要被单纯的复杂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尹:你希望它越来越单纯,因为它曾经必然复杂过,里面的这种细节慢慢地变成一个完整的东西,这种完整就像是一笔,我理解的绘画就是“一下子”,完整、干净,一目了然。
 
思潮:基于对油画的理解,你如何确定画面中的那“一下子”?
尹:从一开始进入这个系列的时候,我就选择了画得很厚,因为驾驭油彩是需要经验的,在这里面你面对的是一个不一样的传统,比如说西方的这个传统,要对它有足够的了解。其二,我还是追求那种难度的绘画,所以画面里要对技艺有一种锤炼,这种技艺同时会给你提出要求,比如说你掌控的颜料与画面的结合,你还要用自己的方式对画面有所把握,我觉得这些几乎是我在画面上工作的全部的内容,而且这个内容是在不断地向我提出更高的要求,希望画得越来越不同,空间越来越不同,所以走到现在画面上就有了很大的不一样。

放大对“形”的认识,足以映照出整个人的状况
 
思潮:看山和看画,这两个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尹:真的山体不是画面里的山体,你只看到了它们接近的质感、形状,看画不是这样看的。它一定是用另一种方式去看,看绘画肯定是去体会它后面的东西,如果你没有办法看到这个东西,那所有的画看起来大概都是一样的,你只能从它的笔墨上面辨识到它带给你的感受,这个是不一样的。
 
思潮:画其实是一个很独立的东西,它有它自身的一个观看的方式。你是创作这个“心像”的人,你知道它从何而来,也知道如何从最后的画面看回去。从观者的角度想要从最后的画面看回去,再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更宏大的东西,是需要提示和方法的。
尹:是有方法,它需要很强的专业素养和阅读经验,有时候还需要要有那么一点运气,我说的运气就是碰巧你的天分里面被赋予了这样的东西,很多人没有,很多人仅仅从理论上或者从文本上去看它。我特别强调的是,在面对画面本身的时候,它能不能跟当年的作者有同样的视野。通过他的画,可以把你带入同一个语境中去,这个语境包括他的性情,他对事物的理解,他的人生观甚至是他生命里特别光彩的东西,特别明亮的那一部分,这些东西我觉得都可以从画面本身看到,这些东西根本无须那么多的词汇、说明、介绍、铺垫,都不需要,就是直接在那,所有伟大的作品都具备这种东西。这可以说是我的理想,或者说是我努力的方向,它可以在一瞬间照见你整个人生或某个阶段的一切,那种厚度就像看到自己某一段的生命一样。但是我认为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打开这扇窗户,进得了这个门。

思潮:我觉得一方面它本身就很困难,一方面现状也是这样的,尤其是在绘画上。你们在这个世界里已经走得很远了,但对观看者来说,很大一部分是瞎的。
尹:所以时候我觉得无话可说,我刚才看了王希孟的《千里江山》,以前看过原作一次,但你说它能对你有多少立竿见影的影响,没有。我现在就是这样,有时候去到山里,一开始我会给自己画定一个地方,我每年都来这里,它就像你的精神家园一样,后来发现没必要这么刻意,去就是了。北方、南方,很多人是看不到这个区别的,但是后来画面中会出现那种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辨别的东西。是站在山里那种很奇妙的心境带来的。

思潮:不是感动、震撼被征服吧?
尹:绝不是,如果这样就太对不起这个造化了,自然深不可测,我想人无论怎么进步,其实就是你对自身的认识产生了变化,你的境界变了,整个的东西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我觉得现在就是在这么一个过程当中,跟自己斗。

思潮:还有对材料的驾驭,你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画山,那水墨是不是一个参照体系?
尹:其实也不是水墨,是中国人对形的认识,这在很早的时候就非常成熟了。当你把这种对形的认识扩大的时候,就足以映照出你整个人的状况和底色。元四家的笔墨都有自己的方式,他处理出来的形是不一样的,这种不一样里就包含了自己的心性,你就必须是这样的一个人,你要成为这样一个人,才能画出这样的东西。

思潮:先成人?
尹:肯定是先成人,在这个过程中是你不断地认识自己、修正自己,这个阶段让人无话可说,你走到这里必有来由。按照惯性也好,你就继续走下去,这个东西很难说是对是错,跟潮流没有关系,跟很多东西都有距离,但这就是你选择的路,就是这样。

往期回顾
思潮艺术
关于思潮
收藏通道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手机阅读
Android安卓客户端
iPone苹果客户端
商务合作
广告合作
寻求报道
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思潮艺术网 版权所有 © 2010-2014   豫ICP备140157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