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市场  >>  艺术评论
艺术评论>>

感情真切的艺术创作一一邵大箴评潘建业的中国画

潘建业先生是一位修养全面的艺术家,他接受过中西绘画的教育和训练,掌握了油画的写实造型与色彩技巧,又研究了传统中国画平面造型和写意的笔墨语言,他在这两种艺术的比较中认识到艺术创作的普遍原理和它们之间的差异。

王向荣:在画布上写诗的艺术家

我习惯把他当成一位诗人,他不择语言来表达,却将诗人的情怀,展露在他的画布上。第一次见他的画时,就被他的艺术语言给震摄了,那是画幅较大的工业大机器,画面气势恢宏猛烈,表现出来的张力,足以使人为之一振。因初次相见,虽未及细聊,但我已被他作品中的艺术情怀打动,并在我心中形成一个结,我想解开,却又无从下手。

王向荣:英雄主义情愫讴歌者

八十年代文化开放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受西方现代艺术样式的影响并与自身文化语境相结合,走出了一大批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艺术前行者。向荣正是在这种文化激浪中成长出来的青年艺术家之一,他运用象征主义手法,激烈独特的绘画语言揭示着蕴含于一个时代的精神苦意。

李松谈魏碑

李松,又名木公,男,1950年生于天津。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本科,师欧阳中石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中国书法》杂志刊授部指导教师。

学习书法要敬畏古法

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将各行各业各领域划分得极为细致,但作家和书法家不要那么“泾渭分明”,我觉得他们所从事的是一回事,不分你我。当书法成为信仰,你朝圣的脚步就会变得坚实而急促,你的灵魂会发出强烈的呼唤,你的心早已提前抵达。

米芾《丹阳帖》赏析:丹阳米甚贵

恰恰就是 这样的书写,让今天的我们,于尺素之间很容易读出的竟然有许多晋人书札的遗韵,尤其是“小王”的“破体”书风,只是米芾更跌宕,更痛快,更锋利一点;至于 其萧散、冲淡、净洁等,确少了几分——这就是米芾,是本真的米芾。

唐太宗为何如此膜拜王羲之

唐太宗膜拜王羲之的原因,或谓唐太宗是南朝士族文化艺术的倾慕者和倡导者;或谓唐太宗认为艺术必须“节之于中和,不系于浮放”,反对浮华侈丽文风,追求“中和”审美;或谓王羲之书法是优美典雅的类型,符合儒家道、德、仁、艺一体化思想的审美旨趣,为了笼络江左人士,有助于对江南士大夫的统治和管理,饱含政治目的。

思潮艺术
关于思潮
收藏通道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手机阅读
Android安卓客户端
iPone苹果客户端
商务合作
广告合作
寻求报道
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思潮艺术网 版权所有 © 2010-2014   豫ICP备140157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