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资讯  >>  思潮专题
桂冠诗人汪国真

悼念汪国真的精神误区:青春追忆症与群“善”表演

对汪国真英年早逝的叹惋无可厚非,而对其鸡汤的过度依赖和赞美,则是文化赤贫、审美扭曲的后果。汪诗人的逝世在七零后群体中引爆的青春悼念症,是人到中年、名人猝死以及常规式善良三种潜意识交互作用下的产物,是一种媚俗式的符号认同。中国的文化现状是,名人已死,我们大家一起表演善。

仰视和俯视汪国真都是误读

汪国真是不是诗人,他写的究竟是不是诗?本文作者曾于2007年见过汪国真本人,后者曾说:“检验诗歌价值的权威标准只有两个,一是时间,一是读者。”就“读者”来说,汪认为自己的诗歌一直有读者,“因为每个人都有青春”。或者这么说,他和他的诗歌代表了曾经的一种“流行文化符号”更为贴切。

汪国真的红与黑皆由时代背书

虽说文学不应局限于时代,要有独立生命力和文学价值,但是文以载道的中国文学,哪个朝代没有烙印和好风凭借力?汪国真的诗在社会学上的符号意义大于文学意义。他的书从1990年到2014年,一直再版,也一直被盗版,汪国真无法不介意说他不是诗人的评论,他说他对诗坛很失望。

青春期遇上汪国真

这并不妨碍我在20年多后感念他,是他和那个市场经济开始唱主调的年代,阻止了一个无知少年在教科书里画地为牢,然后学会心平气和地接受各种可能性,在“离经叛道”的路上越走越远。

诗人汪国真去世:这个时代,我们依然需要汪式情怀

时间跨越近30年,不变的是理想与对远方的渴望。这个时代,我们依然需要汪式情怀;任何时代,我们都会怀念汪式诗歌。因为我们坚信: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三栖艺术家:诗情画意汪国真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成功了!经过一年时间的认真苦练恶补,他从古人书法中破体变风姿,用笔圆劲有力“剑气凌云”,笔走龙蛇“风骤雨旋”,形成了一气呵成、奔放流畅、气势磅礴的豪迈风格。

思潮艺术
关于思潮
收藏通道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手机阅读
Android安卓客户端
iPone苹果客户端
商务合作
广告合作
寻求报道
合作伙伴
关注我们

思潮艺术网 版权所有 © 2010-2014   豫ICP备14015726号